王清玉:曲径通幽处——走近佛学作家堪布慈诚罗珠

带着忐忑和不安,在来自遥远天际和内心强大力量的驱动下,我在半梦半醒之间登上了开往色达的旅游大巴。8月中旬是多雨的季节,从成都开往色达的旅游大巴因为前方泥石流已经断路多日了。我从骄阳似火的北京飞过来的当日就从茶店子长途汽车站传来了断路,而且不知道什么时间可以再发车的消息。两位朋友来机场接我,路上他跟我介绍了这里最近的多雨和周围环境的恶劣,好像这次旅行我也只能困在成都了。我心存着对远方那个神秘地方的期待,走上了这次心灵之旅。这次色达之行我还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目的,那就是我要去五明佛学院,去感受堪布慈诚罗珠生活学习的环境,那个让他精神世界获得新生的地方。

空的味道

8月在清华大学的一栋写字楼里,我听了一场非常精彩的堪布慈诚罗珠的演讲。正是那次演讲,让我心里产生很强烈的欲望一定要采访到他。

那次堪布慈诚罗珠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跟大家分享着关于‘空’的哲学,他甚至用量子力学跟大家将空的问题分享的极为透彻。也许在很多的心中高深的量子物理,研究的是微观世界,研究到量子,研究到不可分。这跟佛法到底有什么样的关系呢?这跟修行有什么关系呢?这跟我们的身体有什么关系呢?然而,堪布慈诚罗珠,在讲话的间隙中,突然的停顿,也让这两者之间在弹指一挥间就峰回路转,而且是无比的契合。

他说我们人好比是汽车,当一辆车加好油整装待发的时候,我说它是汽车,因为这汽车可以被司机驾驶,这辆车可以开到任何一个地方,只要是有路,司机又想去的地方。但是,当我们把汽车拆了,堆在地上的是汽车零件,油也依然在油箱里,只是油箱已经被拆下来了。这还是刚才的汽车吗?即使司机来了,这也是一堆动不了的机器零件了。到底什么哪个是汽车?当我们再把零件也继续无休止的分下去,最后也是到达了微观世界变成了粒子。我们真的又回归到量子了。堪布慈诚罗珠在《慧灯之光》中这样讲过:“……当我们在微观世界中去观察时,会发现微观世界中的所有物质都是一刹那一刹那的生灭,当第二刹那时,第一刹那已经不存在了;而第一刹那时,第二刹那还没有诞生,那么,所有的物质的存在都仅仅是一个刹那而已。这一点,很多学物理的人都知道。量子物理中的‘测不准原理’就是来自于此。测不准原理是指:对于一个非常小的粒子来说,它的速度和位置是无法同时测量的。如果它的位置可以确定,它的速度就无法测量;如果它的速度能够测量,它的位置又无法确定。……粒子没有时间的相续,仅仅是一刹那的存在,它的速度自然也是无法测量了……”

是呀,我们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无休止的分下去,分到粒子就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瞬间的生与灭。我感叹一个藏地修行者会对量子物理有如此精准的理解,我对堪布的好奇心在不断的升温!我听说藏传佛教的修行者都会花很多的时间在修行中,这位堪布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精力和时间来研究量子物理呢?再有量子物理跟我们的身心有什么关系呀?因为我坚信,只要跟修行有关系的一定会跟我们的身心有关!

也许堪布知道有我这样的好事之徒会有这样的疑问,他接下来就又讲到“我们心的本性,不是现在这样具有贪嗔痴的不清净心识,它的本体是光明的如来藏。我们可以在这个界当中,获得自由自在。但是有一个东西却总是不让我们得到自由。这个东西不在外面,因为外在的任何物质或精神,都不能把我们束缚……都没有办法阻止我们解脱。外在事物是无法令我们不自由不自在,就是自己心中的一个细微的执着牵扯着我们的心。这个执着把我们的心和因果轮回连接在一起。”

那空性的认识到底对我们起什么作用呢?我知道好奇的不止我一个,当时讲堂真的是鸦雀无声。堪布卖的这个关子真是恰到好处呀。随后他又讲到:“当我们认识到我们执着的一切外物包括我们在内的事务都是‘空’的结果,我们就不会在对外境产生任何的执着。我们的心就如同风筝断了线,在蓝天中自由自在地飞翔。我们不会再被身外之物的约束,同时还能更好的利益他人……”

乖乖,真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恍然大悟,当我们理解到事物‘空’的本性,我们哪里还有对外在的财色名利的执着呢,空性是让我们放下内心的执着,让我们的心自由自在回归到天真本性。我们既不会每天被害怕生老病死苦的情绪吓死,也不会被过多的贪嗔痴慢所要挟、利用,我们不居左、也不居右,我们平常心是道。也许就是那样的过程,任天下风起云涌、狂风暴雨,我心泰然。

上一篇:色达挖掘机租赁污水池清理业务
下一篇:甘孜:色达县红歌颂党恩干部群众积极参与